奈年🐍

all黄 all丞 all黄濑 all蟒 all球 all山治 all真琴

【all黄联文/第三棒】前人葬剑,后人扒坟

章二 昔
    黄少天还是回来了,回到了微草。王杰希彻夜未眠后又在偏房寻见了那熟悉的身影,他的心中百感交集。
    “少天…算了,回来就好。”
    “大眼儿,你出去吧,让我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闷闷的声音从被子中传出。
    王杰希没说话,默默地替他将门拉上,离开。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或许是王杰希从未展现在他人面前的强烈痛苦触碰到了他心脏的某个角落。可明明受伤的是自己,为何还要对这人心软……
    黄少天整整两天没有出过房门,就连饭菜也是王杰希亲自放在门前。
    第三天,王杰希照例将早饭放在黄少天门前。但这次他并没有立马离开。
    “少天,皇上召见我,我现在要进宫一趟。如果你想离开……现在就走吧。”
    过了约摸一个时辰,听门外没了动静,黄少天从床上坐起,无言望天。
    突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打断了黄少天内心的波涛汹涌。
   
    “黄少天!你个小兔崽子可真让我一顿好找!”黄少天听这声音着实耳熟,转过头往声源处一瞟,顿时瞪大了双眼。
    “魏老大?你怎么会在这儿?”黄少天完全不敢相信魏琛居然就这样艰难地爬出窗户,站在他的面前,“你不是……早就离开了吗?”
    “要不是为了你我怎么可能还会回来?”魏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黄少天一眼,“你说你刺杀皇帝老儿就算了,没成功也罢了,你还留了个烂摊子在那。再过不久,官府必会找到你,到那时你还有可能脱身吗?我要是不来带你走,你、喻文州、郑轩乃至整个蓝雨都得玩完!”
    “我……”黄少天默默承受着魏琛的训斥,中间几度欲言又止,待魏琛训完后终于问出了几年来一直梗在心头的那个问题。“魏老大……那天你为何要一声不吭地离开?你到底去哪了?你明明知道……”
    魏琛慌乱地打断了黄少天:“别说了!这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现在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当下最重要的,是离开微草,把你安顿好。”
    黄少天注视着魏琛的双眼,少有的沉默了。
    “既然魏老大不想告诉我,那就不说吧。”黄少天挪开视线,艰涩地开口,“那烦请魏老大先从我房中出去,待我梳洗一番再跟你离开。”
    魏琛见黄少天那明显疏远的意味,苦涩地叹了口气,打开门走了出去。
    黄少天的动作很快,不到一会就站到魏琛的面前。就在魏琛拉住黄少天的手准备带他离开时,黄少天一把将自己的手抽出:“魏老大你等我一下,我去跟大眼道个别。”
    黄少天不等魏琛拒绝,疾步来到了王杰希屋前。
    “大眼,我知道你肯定是为了护我去找那狗皇帝求情的,或许你现在已经在着手为我开脱罪名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我果然还是无法释怀当年的事情,我们有缘再见吧。”黄少天将手中的信从门缝中塞进去,转身离开。
    “好了魏老大,咱们走吧。”黄少天主动拉起放空的魏琛的右手,像往常一样笑嘻嘻地问道,“咱们要去哪?”
    魏琛见黄少天面上的忧郁一扫而空,语气也轻松了不少,“先去找家客栈让我换件裤子。我刚刚为了翻墙进来找你,裤子给王杰希那小子安置的竹墙喇了一道口子,要是就这么直接走,过不了几天我就要裸1奔了。”

评论(3)

热度(25)